浙江日报头版报道浦江“县之变”
发布日期:2021-06-30 22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月27日《浙江日报》的头版报道《平安就是竞争力》,分“县之变 群众满意是最好的发展环境”、“镇之变 从动之以情到晓之以法”、“村之变 人人参与的数字监督空间”三大部分。处于第一部分的“县之变 群众满意是最好的发展环境”,介绍了浦江不断深化探索领导干部下访接访制度,打造群众满意发展环境的经验做法。

  2003年7月,在浙江工作的习同志提出并实施“八八战略”,强调要“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环境优势,积极推进以‘五大百亿’工程为主要内容的重点建设,切实加强法治建设、信用建设和机关效能建设”。

  在浙江,平安不仅是治安好、犯罪少的狭义“平安”,还是涵盖经济、政治、文化和社会各方面宽领域、大范围、多层面的广义“平安”。

  这样的平安,带来万千变化,每个人都真实可感:它是社会管理中,由体制机制重构带来的政府效能改进与良好营商环境;是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,各类纠纷的解决;也是民主法制推进过程中,村民自治的实现……

  2019年全国平安建设考评第一;2019年“中国司法文明指数”第一;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全覆盖全国唯一;向高水平建设法治中国平安中国示范区迈进……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到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,浙江坚持和发展新时代“枫桥经验”,推进社会治理先行示范,以平安为底色铸就的好环境正成为最大竞争力,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率从2004年的92.33%上升到2020年的97.25%。

  “本以为这个问题上半年解决不了!”说起新厂区建设进度,浦江亚环锁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根强难掩激动。

  不久前,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带头组团下访,亚环锁业提出想重新规划土地扩大生产,但构成现有21亩土地的4个地块,因到期时间不同无法整体规划。了解情况后,服务团向县主要领导汇报,进行包案解决,通过补缴延期出让金和放弃部分土地使用时限等方式,顺利实现并证。

  干部下沉解决好信访问题,在浦江有着10多年的良好传承。2003年9月,习同志到浦江先后接待了9批20余名来访群众。从那以后,浦江形成领导干部下访接访制度。

  什么问题最突出,就全力解决什么问题。当前,群众对发展经济尤为关注,浦江通过“信访倒推”调整政策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企业招工难、企业项目审批手续繁杂等一些共性问题得以解决。该县2020年制造业投资增长34.72%,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增长81.2%。

  在法治浙江、平安浙江不断推进过程中,“更高水平”是高频词,浦江领导干部下访接访制度也在不断探索。

  2014年,省委作出全面深化法治浙江建设的决定,提出坚持发挥法治引领和保障作用,不断提升平安浙江建设水平。浦江依法持续推动全域“五水共治”“三改一拆”行动和“千万工程”建设,3年消灭所有黑臭河、“牛奶河”,成为浙江首批无违建县和首批美丽乡村示范县。

  2018年,浙江提出打造平安中国示范区“三个走在前列”具体目标和任务。浦江再次就“最短时间内解决”这一信访要求完善提速增效机制,如今办结和审核有了具体要求——10个工作日内,更主动精准回应各类民生诉求。

  2002年至2020年间,浦江信访总量下降约九成,获得全国信访系统先进集体,被相关部委总结推广为信访工作“浦江经验”;2020年初被国家标准化委员会确定为“下访接访”信访工作标准化试点。

  “群众满意是最好的发展环境,我们将不断巩固新的工作成果。”浦江县信访局副局长林炜说。香港东方心经图片搜索

  2019年,浙江率先探索社会治理领域“最多跑一地”改革,以县级矛调中心为抓手,让老百姓遇到问题能有地方“找个说法”。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在原有矛盾纠纷调处中心的基础上整合升级,建立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,王臻钦成了这里最年轻的调解员。

  “‘老娘舅’不就是靠苦口婆心发动‘感情攻势’?这工作,似乎技术含量不高。”他带着几分“自信”上了岗。

  在全国4万多个乡镇中,织里有些特别。虽是个镇,人口却达45万,接近中等城市规模,这其中,外来人口达35万。各种矛盾纠纷交织之下,织里早在2002年4月就率先建立矛盾纠纷调处中心,聚集司法、公安、劳务等部门资源进行联合调解。

  王臻钦的师傅,是干调解工作30余年的老中心负责人吴美丽。2004年6月,习同志到织里镇矛盾纠纷调处中心调研,亲眼见证了吴美丽成功调解一起劳资纠纷。

  巧得很,初来乍到的王臻钦也遇到过一起类似纠纷。张口就是“枫桥经验”的他,却被当事人来了个下马威:“你有什么法律依据?”

  时代变了,法律越来越受老百姓重视,“枫桥经验”也要不断创新发展!王臻钦开始悉心钻研相关法律,看书考试之余还参加镇里组建的“调小青”队伍。这支队伍核心成员基本都是90后,每次在公园、广场等地开展普法宣讲,都能吸引一众“粉丝”。

  “这些年,出现了更为多元的经济、合同、电商等新纠纷,我们处理矛盾的方法一定要与时俱进。”王臻钦说,织里的新中心不仅有平安大姐工作室、商协会工作室、婚姻家庭调委会、金融纠纷调委会等社会力量参与,还有驻点律师值班,如果调解不成功,就直接到诉讼服务中心立案打官司,“从商量办事变成依法办事,群众自然心服口服。”

  如今,吴美丽等老一批调解员退休了,但千千万万个“吴美丽”正涌现出来。因为他们的努力,织里的矛盾纠纷调解率从2004年的95.7%提高到现在的99.6%。

  近日,武义县白洋街道后陈村村监委主任陈跃富收到两条手机提醒消息:第一条来自村老年食堂,是“常规动作”,核对老人数量后点击审核、电子签名即可;第二条则属于“场外监督”,由村委委员提交,主要看村干部是不是老派工给自己的亲戚朋友。陈跃富很快处理完毕。

  村、社区、企业、学校等“细胞”的平安是平安浙江的根基,www.990004.com也是浙江历届省委、省政府关心的重点。2004年6月,后陈村探索成立村务监督委员会,通过村民监督力促村务工作更民主、更公开、更透明。2005年6月,习同志专程到后陈村调研,并先后8次对“后陈经验”作出指示。2010年,这一创新举措被写进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。

  2020年,浙江全面推行村党组织书记、村委会主任、村经济合作社负责人“一肩挑”。当选为后陈村新一任村监委主任的陈跃富,需要面对村级权力更集中给村级事务监督带来的新情况。

  近一年的工作,让陈跃富欣喜:在村级重大决策、村级财务管理、村集体资金和资产管理、农村宅基地审批等11个方面、32项重要村级事务工作流程规范的基础上,后陈村上线“村务监督数字化平台”手机应用,村级事务审批流程逐步实现“在线”,党务、村务、社务“机”上实时留痕、公开,全体村民都能通过手机实时查看村务、财务运行状况,就连村民代表大会会议记录等也一目了然。“事情虽然多了,但是迭代升级的‘后陈经验’通过数字化监督模式,把事后监督改为事前、事中实时监督,真正实现监督‘无死角’。”他说。

  如果村民对村务有疑问,每月15日的村监委“述职日”,陈跃富向全体党员、村民代表述职,听取群众对重点监督事项的要求,在会后将相关情况反馈给村民。

  从质朴简易到规范权威,从财务监督到全面监督,从自发自治到民主法治……挂上全国第一块村务监督委员会的牌子至今,后陈村已连续17年保持村干部“零违纪”、村务“零上访”、工程“零投诉”、不合规支出“零入账”。村集体收入从2004年的10余万元提升到2020年的450余万元。平安,给百姓带来满满幸福感。